“指导员”进村十五年淳安山间“春潮”响彻

掌上千岛湖客户端 记者 方俊勇 摄影 王建才

2019-07-24 09:30:05

他们,是淳安的一个特殊群体。

从15年前开始,他们带着深厚的“三农”情怀,一批批、一队队,义无反顾扎根到淳安的山乡旮旯,听村情民意、谋乡村发展。他们擦亮了一个共同的名字:农村工作指导员。

“农村工作指导员”七个字,看似简单,却有着沉甸甸的份量。

淳安是农业大县,山林和湖区面积广沃,23个乡镇的425个行政村,因为自然条件和历史原因在发展上参差不齐,急需一批“领头雁”。

时间回到2003年,这一年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同志到我县下姜村调研时,为下姜村派驻了首位驻村科技指导员。此后,我县一共安排了5689名各级农村工作指导员进村开展工作,分批次扮演了“领头雁”角色。

这些年来,我县农村工作指导员的工作机制不断完善,广大农村工作指导员服务“三农”的初心不改。他们的辛勤付出,换来了农村的巨变,赢得了群众的点赞。

农村党建有了“新堡垒”

枫树岭镇鲁家田村曾是一个典型的后进村,集体经济薄弱,村级组织涣散,党员干部纪律意识差,矛盾纠纷频发。以往提到这个村,不少干部总会摇头。

2017年10月,杭州市派“农指员”张飞烽来到鲁家田村担任“第一书记”,他很快便有了切身体会。“语言不通,甚至偶有风凉话。但是组织对我有重托,村民对我有期盼,我必须做好,没有退路。”张飞烽干劲十足。他通过组织开展“感恩总书记、奋进新时代”主题教育实践活动,抓实支部主题党日、“三会一课”,迅速打开了工作局面。由于张飞烽经常免费给村民剃头,他被村民们亲切称为“剃头匠书记”。在他的带动下,2018年鲁家田村经济总收入达46万元,成功摘掉了薄弱村的帽子,村党组织的战斗力也拔高了一截。

在宋村乡云港口村党员的印象中,派驻该村“指导员”徐爱梅在党建工作上特别用心。千岛湖镇到云港口村来回一趟有100里路,可她经常往云港口村跑,每月25日的支部主题党日更是从未缺席过。当她了解到村里经费上的困难后,经过跑部门、乡镇、扶贫办,为村里筹措了几十万元用于修桥补路,极大改善了村民生产生活。

这些天,王阜乡横路村的党员也很兴奋:因为反映该村红色历史的《风云韭菜坪》一书终于正式出版。横路村位于浙皖边界,曾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红色武装活跃区,拥有丰富的红色历史,但却面临遗失现状。原千岛湖传媒中心党组了解到情况后高度重视,组织力量开展了抢救性挖掘整理,徐毅成也奔前跑后,不但还原了红色历史,而且为该村消薄增收、发展红色旅游打下了基础。

金峰乡安上村的“指导员”张鹏,开发了安上村高山野茶,将当地特产“安上粉皮”进了高校食堂,并落实安上村、殿峰村、五龙村、卢家村、五兴村这5个村党群服务中心建设帮扶资金63万元。

一个农村指导员,便是一个党建战斗堡垒。我县的农村工作指导员在工作中,纷纷量身制定党建清单,明确抓党建工作13条任务,成功激发村级党组织活力,从而推动了各项工作开展。

消薄增收有了“主心骨”

消薄增收、产业发展,这是每一个农村工作指导员的重要工作之一。

在我县的不少行政村,“指导员”纷纷发挥消薄增收“主心骨”作用,利用职能、技术和渠道优势,各显神通、各尽其能,多措并举助农增收。据,在这些“指导员”的助力下,去年我县全面完成2018年消薄增收任务,近三分之一的行政村提前达到2019年目标,全年低收入农户收入增幅达15.9%。

以威坪镇茶合村为例。“指导员”邵德玺是2017年10月任职的,他一到该村就深入调研,很快为茶合村乃至整个威坪镇发展开出了“药方”:推进产业多元发展。在他的牵线搭桥下,2018年威坪镇成功举办“百千万”联企结村消薄增收现场会,现场签订了9个产业的帮扶协议,开展了3个共计24.5万元的捐赠项目,同时茶合村成功创下浙江省美丽乡村示范村、浙江省森林人家、浙江省卫生村、浙江省一村万树、杭州市“精品村”、浙江省善治示范村等多个荣誉称号。2019年,邵德玺已通过帮扶集团引进资金180万元用于镇级发展,10万元资金用于茶合村村庄整治美化……

来忠兴是宋村乡硖石村的“指导员”。为了帮助百姓致富,他亲自指导老百姓依托当地的自然资源,因地制宜发展中华蜂养殖和山茶油深加工等农特产业。仅2018年一年,宋村乡就销售了一万斤蜂蜜和山茶油,总计为全乡增加40余万元的收入。

转变思路,变扶贫为扶智。这些“指导员”见多识广,他们不仅解了农村发展的燃眉之急,也为消薄增收提供了新的思路,创造了新的契机。

基层群众有了“服务员”

“有事情,就找王指导员!”这曾是梓桐镇西湖村常听见的一句话。他们嘴里的“王指导员”便是我县的省级优秀农村指导员王有军。

梓桐镇西湖村曾经是全县有名的信访村,“指导员”王有军一上任就把自己定位为基层群众的“服务员”。他深入农户了解情况,召开村民代表会议倾听意见建议,有效解决一批长期遗留的信访积案,村风民风明显好转,一举摘掉多年信访重点村的帽子。

郑刚是临岐镇仰韩村的“指导员”,他刚来到村里时,就遇到了村民“告状”:有村民反应2012年村里开林道的征地补偿款一直没有兑现,对方要求1个月内给予解决,不然就去信访。“农村指导员也是农家服务员,一定要有贴心服务的态度。”抱着这样的想法,郑刚心平气和地请求村民给他多一点时间,让他先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在随后的2个月时间内,他和村“两委”一起了解情况,上山实地测量,并召开村民代表大会,最后终于在约定的期限内足额将补偿款发到农户手中。

当好基层群众的“服务员”,便要乐当山村“跑腿人”。这些年来,我县的农村工作指导员从熟悉村情、了解民意入手,精准摸排派驻村急需解决的具体问题,以问题解决的实际成效取信于民、服务于民。

在他们的努力下,派驻村的农村饮用水、道路出行、村庄基础设施、村民事务办理、村庄治理等方面不断改善,解决了一大批与村民生产生活息息相关的问题。

山里乡村结了“远亲家”

一个“指导员”背后有一个“娘家”。一个“指导员”所在的村庄,也因此有了一个“远方亲家”。

严黎琳是县政协下派到梓桐镇的指导员。他除了通过自身努力,帮助派驻村推销番薯干450斤、引进大户流转土地40亩、培育农家乐3家之外,还通过积极协调政协机关干部力量全力做好困难农户增收工作。在“大娘家”的帮助下,他助力派驻村21户困难农户实现增收,并协调资金1万元看望慰问了因病困难户。

还记得群众“十八相送”的“最美书记”应满红吗?金峰乡蒋岭上村原第一书记应满红自2017年挂职结束后,心里一直记挂着蒋岭上,离别时他曾答应全村老百姓要当蒋岭上的“终身义工”,他所在的每一个组织也由此成为了蒋岭上村的“远方亲家”。

2017年8月,应满红带着梅家坞村的村干部们回访,和蒋岭上村共商产业帮扶;9月,应满红和西湖风景名胜区的数十位“最美西湖人”去村里为山核桃找销路。此后,在他的牵线搭桥下,西湖园林风景管理资产公司、杭州菜妞农业公司、蒋岭上村经济合作社联合成立了杭州千岛湖岭上花开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其中蒋岭上村以土地评估入股占股25%,实行订单种植销售,实行农产品统一收购、统一销售模式,并且辐射全乡,彻底解决农户农产品销路问题。据了解,“岭上花开”2019年第一茬小土豆全面上市预计销售额达16.5万元,村均达到了1.5万元。

在淳安农村,如蒋岭上这样的村子不在少数。这些“精明”的“指导员”,充分利用自己和组织的“裙带”关系,帮助村子四方“结亲”,为村庄“借梯”发展铺就了大道。

根植“三农”自芬芳

农村工作指导员,在我县已是一个叫得响的光荣称号。

朴实的数据能够说明一切。据,2003年以来,我县共安排了5689名各级“指导员”到农村开展工作,累计筹集助农款物折合人民币6.2亿元,落实各类助农项目8130个,为村民代办事项8.3万件,逐步探索形成了农村工作指导员的“淳安经验”。

7月18日下午,省农村工作指导员制度实施15周年座谈会在杭举行。县委书记黄海峰代表我县作交流发言,农村工作指导员的“淳安经验”在会上得到了大家的点赞。

古人言,腹有诗书气自华。对于农村工作指导员来说,可谓根植“三农”自芬芳。如今,在我县广大农村,关于“指导员”的故事还在继续演绎,他们依然带领着农家人奔向前方。让我们为他们的工作点赞,为他们的工作加油!

(部分图片由乡镇提供)

千岛湖新闻网  编辑:刘波  于一


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网站